今天是:
 
宝山教育信息网 → 行知网 → 行知文库(行知网) → 纪念陶行知文集(行知网)
图文导读
标题:重庆举行纪念陶行知诞辰120周年大会——市陶研会领导应邀出席
点击:1910次
重庆举行纪念陶行知诞辰120...
大会主席台 重庆市纪念陶行知先生诞辰120周年大会近日在重庆市育才中学...
宝山教育信息网行知网行知文库(行知网)纪念陶行知文集(行知网)
党和国家领导人论陶行知 (8月22日)
宝山区二中心、通河四小、虎林三小全体党员参观陶行知纪念馆 (8月22日)
宝山职校党政领导班子及全体党员参观行知育才旧院 (8月22日)
上师大附属罗店中学开展暑期党员活动——到陶行知纪念馆参观学习 (8月9日)
高境二小组织党员教师参观陶行知纪念馆 (8月9日)
上海市陶行知纪念馆成为第二批三公里文化服务圈签约单位 (7月18日)
三花幼儿园党员教师参观陶行知纪念馆 (7月18日)
求真奉廉陶行知――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章俊荪一行在陶行知纪念馆调研“廉洁文化进校园” (6月28日)
辛亥革命的志士陶行知 (5月23日)
行知中学纪念迁沪66年 行知育才旧院成新景观 (5月23日)
学生做"真人" 教师成"明师"——行知实验中学"学陶正传"侧记 (5月16日)
父亲胡晓风与陶行知研究(下) (5月13日)
父亲胡晓风与陶行知研究(上) (5月13日)
“永远的陶行知”——杨行中心幼儿园开展教师学陶故事赛 (5月8日)
大型现代话剧《永远的陶行知》再度公演 (4月23日)
身临其境 “虚拟现实”让孩子们走近陶行知先生 (4月23日)
话剧《永远的陶行知》首演:平凡故事充满哲理 (4月17日)
话剧《永远的陶行知》经修改后再度公演 (4月16日)
陶氏三代人,不变“育才”情 (4月15日)
陶行知青少年时期的老师 (4月11日)
  9 7 1 2 3 4 5 6 7 8 9 10 ... 8 :  第1/17页 共326条记录 每页20
 
“天下第一工学团”
索引号:
发布时间: 2011年12月12日     点击: 2125 次    审核时间:   责任编辑: wzd

     上海市陶行知研究协会纪念陶行知诞辰120周年活动办公室 张癸 叶良骏

           最早的团址——孟家木桥张兰庭家                北新泾镇陈更村的晨更工学团   

       
             山海工学团创立文件、县政府批准训令

   
我国流行病学奠基人苏德隆医生(左)在“山海”诊疗所看病       张劲夫(左)与农民一起抗旱

   
  农人在“先生”指导下,用条播机播棉种              沈家楼的艺友班原址
 
       
        在静安别墅空地上办起的流浪儿工学团,放留声机者为团长方明
 
             小先生沈增善教奶奶识字              陶行知在“山海”参加小先生动员大会  
    
  1932年5月21日至8月15日,陶行知《申报》副刊“自由谈”上以连载形式发表著名教育小说《古庙敲钟录》,小说塑造了“靠自己动手种田做工赚饭吃”,又有一定文化知识的“一品大百姓”;还塑造了“不教死书”,还能解答农民所需的科学种田等各种问题的先生;提出办学方针是“来者不拒,不来者送上门去”。第一次提出以工学团代替传统的农村学校教育。1932年,他在上海宝山大场创办“山海工学团”,掀起了富有时代意义的,影响波及十多个省市、解放区,直至东南亚的工学团运动。“山海”被人们称作是“天下第一工学团”。

                  (一)
             创建新型学校 办山海工学团
  1930年夏,陶行知在上海和十几个晓庄学生挤在法租界孟渊旅馆里,下决心“我们还要干!”经过深思熟虑,他豁然开朗:教育农民是头等大事。陶行知又一次下乡,决定在上海宝山大场创办一所新型学校。
  农人不大明白什么是学校,也没感觉到学校的需要,对这些城里人很冷淡。陶行知经过调查,发现那里的大人、小孩多数不识字,十一、二岁的孩子就挑菜进城当小贩。劝大家把孩子送来读书,农人说;“不识字好吃饭,没有钱不好吃饭。”大人更没兴趣读书了。陶行知带着学生办起明月晚会,留声机一开,放起“洋人大笑”,把许多村民吸引了过来。他们在候家宅租了民房,与农民住在一起。拉家常时,有人头痛就送阿斯匹林,打摆子就给他吃金鸡纳霜,取得了大家信任。农民听说眼前这个穿白衫裤黑布鞋,和蔼可亲毫无架子的先生,是个留洋博士,大家都奇怪他为何来乡下。陶行知一次次解释要办个特别的新型学校叫工学团,是“工以养生”,工作养活自己;“学以明生”,学习明白事理;“团以保生”,日本鬼子打到家门口,要团结起来保卫家园,终于说到农人心里去了。自古只见城里人瞧不起泥腿子,哪有来帮助乡下人的?大家愿与陶行知交朋友了。
  陶行知趁热打铁:“拜托大家找房子。”后来在孟家木桥租了张兰庭房子,挂了“山海工学团”校牌,1932年10月1日,成立大会在天井举行,马侣贤任团长。陶行知兴奋地唱起了“锄头舞歌”,还建议成立董事会,推举农人陈立廷为董事长,创办人陶行知的署名放在陈立廷之后。经过申请,宝山教育局局长冯国华签署同意意见,报江苏省教育厅审核,1933年1月21日,省厅转来指令,正式批准成立“山海实验乡村学校”。工学团成立后第一件事是设立诊疗所,请著名的苏德隆医生担任医学指导,免费为农人服务,在当地引起轰动。为养鱼生利,疏浚了四个池塘。为走路方便,牵头修筑通往沪太路的大路,全长548米,宽8米。实践数月后,农人感受到陶行知的真心实意,明白了这是为穷苦人和儿童办的学校,是为他们服务和谋福利的一个团体,纷纷把小孩送来;青年上夜校;妇女进袜工场、养鸡场;还开了学文化的共和茶园。到一周年时,正式学生已有300多人,边农边读的更多。学校扩大了,活动多了,矛盾产生了:房子太小,先生太少,桌椅不够,连灯油都没钱买了。农人想读书又怕没时间种田;种田产量低,生活发生困难,没心思读书;工学团光教人读书,学校要办不下去。大家都着急地要陶行知想办法。他胸有成竹,好主意就是他倡导的“行知行”:“行动是老子,知识是儿子,创造是孙子。”从实际生活中找解决困难的办法。

                    (二)
               过什么样生活 办什么样教育
  “过什么样的生活,就办什么样的教育。”首先要解决农民生活困难。棉花在宝山占农田十分之七,靠近团部的沈家楼主要也种棉花,但种了许多年,每亩平均产量仅42斤。陶行知提出要办种棉花的教育,成立了棉花工学团,团长是新夫(张劲夫)。他们组织农民参观县农民教育馆的棉花试验田,引进优良棉种,介绍改散播为条播的好处。农民不信,说老祖宗传下来就是散播,条播肯定不灵的。陶行知募捐来条播机,亲自操作示范。他头戴草帽,足穿草鞋,裤脚卷得高高,冒着酷暑在前面拉着条播机,学生新夫在后面推。陶行知非常耐心地教大家怎么推,怎么拉,条头要隔多少距离。两人气喘吁吁,汗如雨下,足足教了一个多小时。农民感动地说:“我们饭没一碗给你们吃,铜板没一个给你们做工钱,叫我们如何报答!”陶行知说,我们在种棉花上学,做中教,要使你们的生活好起来。一年后,亩产提高到75斤。陶行知通过上海银行,成立红庙信用兼营合作社,自行推销棉花,以抵制奸商从中剥削,农民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工学团大受欢迎。
  1934年夏,上海遇特大旱灾,绝望的农民天天向龙王求雨。工学团师生在陶行知带领下,走向各个村庄宣传抗旱:“求老天爷没用,要另想法子。”却无人理睬,求雨的队伍越来越多。陶行知召开紧急会议:“实际生活是我们的总指挥。田里的庄稼需要救命。我们应抛弃一切,去过抗旱的生活,办抗旱的教育。”他奔走在上海各处,终于募齐款子买了2台抽水机。2台抽水机一周夜可浇120亩,人工拼着命只能浇4亩。庄稼得救了,老农奔走相告:陶先生把水送来了!密切结合当地生活,引导而不强迫,用改良的手段来改造社会,是“山海”成功的保证。陶行知推行平民教育时编的《平民千字课》一直受到好评,发行了300多万册。在“山海”用的也是这本书,忽然有一天,一个女房东说,书的第一课青菜,豆腐,青菜豆腐汤是不吉利的,再读的话,房子不借了。原来本地风俗死了人要吃豆腐羹饭,房东忌讳。虽是无稽之谈,陶先生却说应入乡随俗,关照赶紧改课文,后来改成青菜萝卜汤,才相安无事。向着农民烧心香,常常念着他们的痛苦,教育才受到农民的欢迎,才能担负改造乡村生活的新使命。这是陶行知办农村教育的体会。被农民称作“乡下佬”的他,成了农民自己的家人。
  田里增加了产量,农民生活得到改善;日常相处中,农民处处受到照顾、尊重。学生上午上课,下午参加农业劳动,半工半读,每月还可得补助费10元。这样的学校,从农民的需要出发,完全融入了生活,当然受到欢迎,许多困难迎刃而解。

                    (三)
               “左翼”协助工作 名家纷至沓来
  学生越来越多,陶行知把工学团分散到农民家里办,不久,在团部周围14个村庄,陆续办起了红庙、彭浦、曹泾浜、北孙宅、大桥头、沈家楼、肖场、夏家宅等8个工学团,第一批学生成了这些团的团长。工学团的影响越来越大,后来在市区也办起了工学团,如报童、流浪儿工学团等,比较特殊的是在北新泾镇陈更村的晨更工学团,由徐明清任团长。那里是工人、农民、店员聚居之地,工学团办了小学,又办读书班。不久,陶行知请商务印书馆黄警顽先生在罗别根路(现哈密路)借了2层楼房,“晨更”扩大了校舍,学生多了,影响更大了。左翼教育工作者联盟经常介绍同志来协助工作,如帅昌书、、陈企霞、黄敬等都来短期工作过。“晨更”成了党在白区的工作据点,一些从监狱释放的、外地投奔革命的、暂时无家可归的青年如徐韬、吴新稼等都在“晨更”落过脚,当年兰苹也是由陶行知收留的,她与唐纳的婚恋风波发生在此后。陶行知的诗“送给唐纳先生”,是出于对青年的爱护,那几句肺腑之言:“如果她不爱您,而您还爱她,那么您得体贴她的心灵。把一颗爱她的心,移到她所爱的幸运。”本是出于关心,谁知会种下祸根,这是陶行知始料不及的,当然这是后话。
  工学团的先生除固定的几位外,不少是临时、短期来帮忙的,1936年秋,“山海”办起艺友班,主要培训小先生。许多社会名流、学者来兼课,其中有艾思奇讲哲学;沈钧儒讲法律;田汉率南国剧团来演出,指导艺友班排话剧;金山、金焰、崔嵬、舒绣文、安娥等来讲学、演出;邹韬奋、沙千里、章乃器、贺绿汀、钱俊瑞、麦新、孟波、金仲华、薛暮桥、聂耳、冼星海等都曾来讲学,可谓盛极一时。团员们开拓了视野,学到了社会、政治、经济、科学、艺术等最新知识,为大场地区积累了丰厚的文脉。上世纪80年代,上海陶行知纪念馆常组织各种晚会,当地老农喜欢唱歌者特别多,经常全场高唱,一首又一首,欲罢不能。原来这些当年的小团员,是冼星海曾教过的学生。冼星海当年住在福履理路(今建国西路)福履坊,担任艺友班指导员后,他常从市区步行来上课,来回要走几个小时。后来他搬来一张帆布床搁在农民周荣泉的柴屋里住了3个多月。好多人看见他拉小提琴时,站在屋后竹林旁的小河边,冬天,手和脸上满是冻疮,但琴声天天按时响起。他的学生现都已老迈,但冼星海和诸位名师播下的文化种子在宝山,在农民心中长成了参天大树。

                     (四)
                孩子当小先生 人才脱颖而出
  1934年1月28日,陶行知在普及教育总动员大会上,正式提出小先生制。要迅速发展普及教育,克服经费、师资不足的困难,陶行知总结出即知即传的方法。小孩子能当先生!为给小先生以鼓励,他精心指导工作,还写下“小先生歌”:“我是小学生,变做小先生。生来不怕碰钉子,碰了一根化一根。”提议成立儿童社会,推选张社健(张健)为委员长,沈增善为副委员长,让小孩子当普及农村教育的主力军。
  小孩子在工学团读书,回家要自动教人,一个人至少要有两个学生,父母、兄弟姐妹、邻居都好教,最多教十个学生。“你若小看小孩子,便比小孩还要小!”小孩子有不可轻视的力量。遇到困难,他们自有大人想不到的办法。沈增善教奶奶读书,奶奶说年纪大了,是锅盖上的豆腐,没几天活了,不肯学。小沈耍花腔:“人死了上天堂,进门要登记,不识字怎么进去?”奶奶信以为真,肯识字了。妈妈不肯读书,小先生不吃饭,定要妈妈先“喂脑子”,他才“喂肚子”。还有些农民,说什么也不学,陶行知把娱乐和读书结合起来。他弄到电影放映机和片子,带到“山海”放,农民兴奋异常,争着要见识人怎么钻到电影机里。小先生准备了入场券,领券时,要把券上20个字全认识才许入场。有人说,我不识字,可拿20个铜板买券,小先生不卖。结果,除了5岁以下和老态龙钟者,其余人当场教识字,认全了才进场看电影。为了下次顺利进场,大人争着请小先生教,一村读书者,尽是种田人!
  在读书、教人的过程中,一批小先生脱颖而出。在山海周年纪念日,世界人民反帝大同盟派代表团参观“山海”,陶行知指定13岁的小先生张社健致欢迎词并参加座谈。英国前陆军大臣马莱爵士提了许多问题,小张一一回答。马莱称,英国是支持中国抗日的。小张答,英国政府指使上海英租界工部局协助反动政府捕杀爱国抗日将士,这怎么是支持?针锋相对的辩驳,使在场的外国代表心服口服。一个多小时唇枪舌剑,陶行知只做翻译,不插一言。这次座谈被称作“舌战”马莱,经报刊报导,很快在国内外传开,令人们对小先生刮目相看。
  “山海”并不仅是普及教育的场所,也是国难教育运动在乡村的最重要的试点。上海文化界救国会成立后,“山海”以团体名义参加。1936年1月28日,小先生在总指挥张社健带领下,参加“一、二八”四周年纪念大会,和马相伯、何香凝、沈钧儒、陶行知等一起游行,并步行去庙行祭扫抗日死难烈士。在上海音乐界举行的“援绥音乐大会”上,小女孩张天虹站在肥皂箱上指挥8个小先生上台唱起聂耳、冼星海教的歌,令全场动容。
  1937年7月7日抗战正式爆发,陶行知提出“把学堂变作战场”。“山海”团员在第二任团长新夫带领下,通过郭沫若的关系,成立第四路军66军战地服务团,有30多个小先生走上了抗日战场。还有一些小先生由吴新稼带领参加孩子剧团。“山海”为国家输送了400多名革命干部;为宝山农村留下了丰富的教育文化资源;对中国普及教育,改造农村,缩小城乡差别,创建和谐社会,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值得探索和深思。
  山海工学团打破生活与教育的围墙,赋予当地农村新的生活方式,影响深远。陶行知及学生与农民相依相生,相扶相助,被农民称作“自家人”。1947年育才学校自渝迁沪,农民献出房屋、土地;门口无路,要征地15亩,被征地的农户,家家不要1分钱。1984年上海陶行知纪念馆奠基,当地农民捐地捐钱,无私奉献,因为这是“陶先生的事,我伲应该管。”“教育是打到人心里去的”,这是陶行知的信念,在“山海”得到了成功实践。天下第一工学团“山海”的精神,在宝山得到传承、发扬。改革开放后恢复的山海工学团至今还在为当地人民造福。

 


 


 
出处/作者: 上海市陶行知研究协会纪念陶行知诞辰120周年活动办公室 / 张癸 叶良骏    评价: 3    大小: 8899 字节
 

相关连接
没有相关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