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宝山教育信息网 → 行知网 → 生平事迹(行知网) → 陶行知铁事(行知网)
 
89岁义务护校人回忆抗战时期的教育
索引号:
发布时间: 2014年9月2日     点击: 14367 次    审核时间:   责任编辑: xdj

记者:周凯 张琴 王晓磊 赵宇航
原载:新华网http://www.cq.xinhuanet.com/2014-09/02/c_1112318041.htm

   新华社重庆9月1日新媒体专电70多年前,由于当日寇的侵略,中国全国上下难觅一间平静的教室,大中学校或迁移或新办于重庆、昆明等大后方,在极度困难的战争岁月里坚持传道育人。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在重庆创办的难童学校——育才学校,成为抗战时期教育的缩影。
    重庆市合川区草街镇凤凰山脚下,林木掩映中有一座古庙名叫古圣寺,寺旁边一间平房里住着89岁高龄的义务护校人杨兴莲。75年前,杨兴莲老人进入古圣寺里陶行知创办的育才学校读书。后来,他义务守护这所学校数十年。
    如今,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古圣寺每年都会吸引众多的学生前来参观。走进古圣寺,只见雕梁画栋,大树成荫。几座配殿是教室,中轴线上的大雄殿是陶行知为全校师生讲课的礼堂,两侧厢房则是师生宿舍。当年的课桌、钢琴都保存较好,似乎在向游人诉说70多年前动荡岁月中学子们的求学故事。
    1938年9月,陶行知与邓颖超在香港会合,宣传国际形势与中国抗战。在去香港的轮船上,他看见一个4岁的法国小女孩随着乐曲跳舞。陶行知不禁联想到灾难深重的祖国,日军侵华造成大量的儿童失去父母、流浪街头,于是他决定创办一所难童学校。1939年7月20日,陶行知创办的难童学校在重庆北温泉小学举行开学典礼,取名“育才学校”。8月初学校迁入合川草街古圣寺。
    杨兴莲老人1939年进入育才学校读书,在这里共上了4年学。尽管年事已高,但当年在育才学校读书时的情景,老人依然记忆犹新。
    杨兴莲老人告诉记者,自己出生于当地一户地主家庭。那时即使家境较好,女孩子也是不准读书的。1939年学校搬来的时候,14岁的杨兴莲家离这里不远,常常到这里来看热闹。一天,一位老师让她进学校学识字,父亲后来知道后非常生气,不许她再去。
    “当时,农村人都很愚昧,看到陶行知先生跟外国人说话,就说他是外国人,大人们都不让我们进学校。后来陶先生就挨家挨户做工作,告诉大人们学习识字的重要性,让娃娃们过来读书。那个时候,女人要缠脚,陶先生就向村里妇女讲述缠脚的害处,后来很多妇女不缠脚了。我当时也缠脚,正是因为陶先生,我脚上的布才被取掉。”杨兴莲老人说。
    经过陶行知的一番劝说,杨兴莲1939年进入育才学校学习。“学校当时分为普修课和特修课,普修课是基础文化课,特修课我学的是舞蹈。”
    陶行知1891年出生于安徽,早年参加辛亥革命,留学美国,回国后与蔡元培发起成立中华教育改进社,探索教育改革。抗战全面爆发后,陶行知主张战时全面教育,倡导教育救国。育才学校不同于当时的普通学校,陶行知将自己的教育理念付诸实践。陶行知认为,“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学校根据学生的兴趣和特长,把他们分为社会、文学、音乐、戏剧、自然、绘画、舞蹈7组,教导学生团结起来做追求真理的小学生、自觉觉人的小先生、手脑双挥的小工人、反抗侵略的小战士。
    “当时我们的老师是后来担任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的戴爱莲女士。我们什么舞都学,西式舞蹈也学。在寺庙门口的空地上,我们还跳秧歌呢。”杨兴莲老人回忆说,古圣寺地处偏僻,树林遮蔽,虽然躲过了日机轰炸,但生活十分不便。“吃水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挑,很多老师还要从北碚县城走十几里路过来上课。”
    抗战中后期,育才中学办学经费捉襟见肘。陶行知一方面力求外援,争取民主人士帮助,一方面自力更生,师生种地生产。为支持陶行知办学,周恩来、邓颖超两次前往古圣寺慰问师生,送来物资和捐款。
    尽管当时条件艰苦、办学经费极度紧缺,但育才学校可谓“名师荟萃”。音乐家贺绿汀、电影艺术教育家章泯、舞蹈家戴爱莲、诗人艾青、画家陈烟桥等著名学者担任各组主任,翦伯赞、何其芳、丰子恺、田汉、姚雪垠等众多名人在学校兼课。此外,学校还有2万余册图书、3架钢琴、5架风琴和小提琴和1千多件实验仪器。
    杨兴莲老人自豪地说,育才学校每天都会组织演讲,下午还有朗诵、唱歌、舞蹈等文艺表演。在陶行知以及诸位名师的培养下,育才学校学生的全面素质得到显著提升,经常赴重庆市区宣传演出。周恩来、叶剑英、董必武、冯玉祥等多次出席观看育才师生表演节目。育才学生还长期主持国民政府中央广播电台向苏联、美国等国家的少年儿童播发的广播节目。
    著名历史学家翦伯赞曾两次在育才学校讲学。他在《记古圣寺》一文中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十几岁的孩子,能够在座谈会上侃谈时局,从国内到国际,从政治到军事,明如指掌,能够写出文学的创作,能够自编剧本,自己导演,能够自己作曲、作歌,能够写生、速写,能够画出星宿的图谱”,“陶行知生活教育的奇迹,就发生在在这所古老的寺院之中,使人的奇迹代替了神的奇迹”。
    开办之初,育才学校学生当中有革命烈士遗孤12人,难童140人。育才学校在古圣寺7年,共招收了600名儿童。全校600多名师生中有300多人参加地下党,有43人参加了华蓥山游击队,有21名师生是革命烈士,育才学校因此被誉为革命的摇篮。新中国成立后,很多育才学生成为党的领导干部、著名艺术家、学者。
    1946年,蒋介石下令进攻中原解放区,全国内战爆发。陶行知号召:“制止内战,反对独裁,建立人民的新中国。”为了民主,李公朴、闻一多相继遇害,有人通知陶行知,他已被国民党特务列入黑名单上的第三名,陶行知却坦然地说:“我等着第三枪!”在生命最后的一百多天里,陶行知开展了一百多场演讲。1946年7月25日,陶行知在上海突发脑溢血逝世,享年55岁。
    7月16日,陶行知预感时日无多,在《给育才学校师生最后的一封信》中提出五项修养,“一为博爱而学习,二为独立而学习,三为民主而学习,四为和平而学习,五为科学创造而学习。这些也希望大家共勉并指教。”
    一提到陶行知,杨兴莲老人就尊称“陶先生”。“陶先生每次给我们讲课,总是强调教育的重要性,人只有读书才能成才,国家只有重视教育才有未来!”杨兴莲老人说。

 
出处/作者: 新华网 / 周凯 张琴 王晓磊 赵宇航    评价: 3    大小: 3132 字节
 

相关连接
没有相关连接